2018年4月9日 星期一

中美貿易戰?自發秩序的輸入與輸出。

關於中美貿易戰,我不是從最近開始看的,要從鄧小平上台、尼克森與季辛吉的對華政策,
以及六四天安門開始說起。

大家都知道在毛時期的大躍進和文革死了很多人,也知道當時共產黨對民眾的整風。但不知道的是這死去的6400萬人就是被共產主義天堂逼死的。毛確實消滅了財產私有制,採行共產主義的公社制,實行完全的計畫經濟。在當時約龐大的人口中實施左派共產主義的計畫經濟,結果就是大飢荒。

大躍進時期中國農村的難民慘狀

中國確實改革開放了,在毛澤東時代,連貨幣都被取消了,純粹的共產主義制度,所有的 生產都被黨拿走了,每日的糧食配給額就是中國農民的食物來源,但時常發生的是,幹部 要求你簽名畫押但不給你糧,要你回家自己吃樹皮、樹根。

那是個左派們嚮往的共產主義時代,也是個人吃人的時代,農村到最後不但路上連老鼠都找不到,甚 至有些家裡人死了,第二天也看不到屍體了。 鄧小平的貢獻在於,開放資本主義市場經濟,讓中國一部分的人先富起來,並且奠定集體領導制度,隔代兩代輪班。

因為鄧小平的政策,百姓終於又可以拿著錢去買食物,終於又 有了選擇今天要吃什麼的自由,而不再是只有餓死或是易子而食的自由。左派共產主義理論的問題有很多:

第一個、因為不能隨自己的專長與喜好進行勞動,也無法累積私有財產,讓整體社會生產 力極為低下,產生經濟大蕭條與大飢荒。 

第二個、因為需要一個權力集中的大政府才能進行財富重新分配,到最後這個大政府的 領導幹部一定會將民眾的財產收刮後分給自己,造成嚴重的腐敗。 

第三個、因為執行計劃經濟,讓整個社會的發展只能照政府的計劃,黨權力壓制思想言論 貫徹絕對的黨思想教育,最後所有人都成了道德殭屍而毫無創新可言,消滅創新的可能。 

即便是原始的馬克思主義也沒有回答,要怎樣的讓民眾自發性的重新分配財富,基本上 互助互愛的小康社會是可能的,但這個小康社會必定只能是個人數百來人的小部落,基於 緊密的人際關係達成小規模的共產主義社會。

但人數動輒數百萬人的現代社會,要個人與數百萬人建立互信互愛的人際關係是不可能的 ,妄行共產主義就是重蹈毛澤東的覆轍,大飢荒死屍遍野,但毛本人的權力卻膨脹到搭 個人飛機出門全中國的飛機都停駛,為了下鄉視察必須為毛開一條新的鐵路,並在荒蕪 的農田上插滿稻子演給毛主席看。 當權力膨脹致此,人民有任何的疾苦與災難,也沒有人會通報給毛知道了,唯一說難聽話 的朱德元帥,都被指稱是「大野心家、大軍閥、黑司令」,受到政治迫害,被迫承認反毛 的罪刑。耿直如朱德尚是如此,其他人敢說話嗎?

其實中共從來都是如此的,擁有大量私有財產對於左派而言是一種邪惡,是必須打倒的萬 惡資本家。但消滅資本家的結果,只是把資本收歸國有與政治權力結合,讓貧富差距加大 。歷史上貧富差距最大的幾個政權,例如現在的中國、前蘇聯事實上都是共產主義國家。 

後來鄧小平小台所做的改革開放是什麼?就是開放自由市場經濟,鄧是留歐的,不像毛這個
土八路不懂經濟。

於是中國向自由市場經濟前進,靠右了一點點。季辛吉與尼克森主導的親華政策本來的盤算
就是當中國經濟由左轉右的時候在政治上也會逐漸的開放,這段時間美國就放棄了在台灣的
蔣政權,但安插了《台灣關係法》和AIT這個伏筆。

但眾所周知的,美國斯待的自發性民主運動,在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發生了,但卻被血腥陣壓下來, 中國共產黨一黨專制的強固與殘忍壓碎了天安門廣場的民眾。

但季辛吉們的政策並沒轉向,於是在柯林頓政府的主導下,中國在2001年加入了WTO。

要了解的是,極權主義是自發秩序的消耗者,也就是說,如果沒有美國的對華貿易續命,中
國內部早就再次發生革命。

很多人認為當今的中國強盛了,甚至能跟美國抗衡了,坦白說,還真的是差了有點遠。社會
主義陣營要是拿前蘇聯來說嘴還比較有說服力,現在中國跟美國比,差太多了。

美國初建國的時候並不是特別強盛,只有十三州,而且還把一堆拜英皇的趕去加拿大。美國
真正強大起來並取代英國,是二戰之後的事情。但有趣的是,兩個真正在近代世界上的霸權
,都是以自由主義做為立國之本。

卡爾·波普爾在他的《開放社會及其敵人》中定義開放社會為政治多極和文化多元的社會。
波普爾認為,沒有人知道完美的政府是什麼樣子,於是次優的選擇是一個可以和平更替權力
的政府。文化多元不僅是開放社會的特點,也是開放社會不斷改善、進化的活力源泉。而「
封閉社會」的特點是政治單極、文化單元,權力更替常常只能用暴力革命完成。


 Sir Karl Popper  卡爾波普爵士
很明顯地,中國從來都不是一個以自由主義為立國根基的社會。現在中國會有活力,主要因
為80年代改革開放後的文化輸入,這裡的文化包含科技與自由市場,還有其他一切新秩序
輸入。其實東亞儒教文化圈一直以來都是秩序的消耗者,因為儒教有好幾個觀念都會阻礙創
新:

法先王:一切都是古代比較好,所有人都要從古代經典學習,要是有人想出跟古代不一樣的
東西那肯定是垃圾。

嚴明的階級觀念:凡是跟家父長、跟上級幹部做法想法不一樣的全都是僭越,不能有下級比
上級厲害的,如果有肯定是想造反,要馬上打壓消滅。

集體主義式道德公審:只要一有人特立獨行,他馬上曲高和寡,被孤立起來在私底下、公開
場合、或任何地方都在進行道德公審。等到主事者之到這個特立獨行的人,他在整個單位裡
面,甚至整個領域都已經臭名遠播了,只差還沒被官差衙門以:「傷風敗俗」的名義打進大
牢。

這些儒教傳統思維,全都是創新與研發的對立面,因為東亞儒教圈不容易產生新東西,因此
可以把遠東儒教文化圈視為西方文明秩序輸入的終端。

現在很多人在期待中國會因為市場開放而民主,進而強盛。但怎樣算是強盛?軍事最強?經濟最強?文化輸出最強?還是其他方面?若是給我來定義的話,我們可以把演化學與博奕論的觀念套用在文化上。怎樣的群集是最繁盛的,我會回答:生物多樣性最高的。多樣性就是答案。因為生物多樣性高,生態系才有適應各種環境變化的能力。

一個社會要是不具備多樣性,同樣也不能適應世界的變遷,會變成歷史的灰燼。而在東亞主
宰接近三千年的儒教集體主義思想是最不具備多樣性的文化,它之所以能夠延綿下來,一方
面是仰賴其他地區的文化輸入,另一方面是因為東亞是個糧食產量頗豐的地區,加上儒教鼓
勵生殖。這也就是為什麼中國的人口這麼多的原因。

而你會發現成年的中國人都有一個特徵,沒有夢想沒有自我,這是因為儒教的社會制度會去
閹割一個人的自我,導致除了生理需求之外,沒有其他需求,搞得一大群人就像是蝗蟲一樣
,只會嚷嚷著:民主不能當飯吃。

而且集體主義的儒教社會和共產主義社會一樣去迫害每個特異獨行的個體,強迫他們與集體
同化,想想各位在部隊服役的情況吧,有誰敢提出與團體不同的意見?做出與眾人不同的事情。在社會上所謂的棒打出頭鳥也是這個意思。

最頂尖的人才很少留下來做研發工作,都去從事黨幹部這種穩定而地位高的職業了。因為這
個社會從文化開始就不鼓勵研發,給的薪水太低了,資方看不起研發,老是在抄外國的東西。

台灣的社會,本質上還是儒教社會,只是民主化之後,由美國輸入了自由主義,這讓台灣的
年青一輩懂的比吃飯生小孩更高一層的需求,他們漸漸地要求美感了,他們漸漸地想要追求
夢想了,但是整個社會的老一輩還是儒教集體主義式的,於是就產生了巨大矛盾,那些慣老闆還是想要用階級差和集體主義來壓榨你們,老一輩的會吃這一套,畢竟他們覺得能夠吃飯生小孩就好了。但年輕一輩的會問:難道我這輩子就這樣了嗎,我的夢想要怎麼辦呢?我想做出有趣的新東西呀,我這輩子不想就這樣過了呀。

一個民主自由的環境,才能容許差異,進而有產生新事物的可能,而這是單極式的威權集體
主義社會統治做不到的事情,不信你可以看看,雖然中國看似有很多新的發明,什麼物聯網
大數據,什麼支付寶微信。哪一項不是抄襲歐美的?

而一個完整統一的民主中國本身就是幻想了,不可能不存在,東亞大陸是個異質性很高的地
方,原本就是強制以極權暴力統一起來的中國,一開放民主的話,先是台灣、東突厥、圖博
、香港就相繼自決建國了。就像的英國脫歐,還有蘇格蘭脫英一樣,投票就能獨立了,我幹
嘛要跟文化政治經濟跟我完全不同的「他們」湊在一起?來損及自己的利益?

基於文化異質性中國民主化必定四分五裂


所以中國不可能民主的,用暴力維繫的大一統,一但民主就四分五裂了,這就是為什麼中國
對台灣都採用恫嚇的方式而不採用懷柔方式的原因,中國一貫都是用恐怖統治去壓制其邊緣
地帶的,一旦放軟下來,妥協了後果就是漸漸地失去這一些領土,所以中國對台灣永遠是恐
嚇的,不可能友好的。但這樣的暴力恫嚇,更顯的中國的底氣不足。

回到原本的問題,中美貿易戰誰會贏?我可以給出的答案是「一個極權的社會要是沒有外部
文化的輸入會走向衰亡。」美國所高高築起的貿易壁壘就是一個警鐘。

2 則留言:

  1. 美國變得和中國越來越像了
    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40550

    回覆刪除